企泰

企泰客服电话

企泰宣传片宣传片   客户体验客户体验   产品实验 width=解决方案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聚焦时事 > 全国多地遭遇环境之痛:水污染
全国多地遭遇环境之痛:水污染

  山东潍坊市许多化工厂、酒精厂、造纸厂企业,将污水压到地下一千多米的水层,直接污染地下水”。

  这一爆料在当地引发重磅炸弹,当地环保局紧跟着宣布已排查715家企业,却并未发现举报所称的问题,于是回应称“一千多米的深井技术上不可能实现,而且打井成本一般小企业也无法承受”。

  事关饮用水安全,事件在春节后持续发酵,当地环保部门的回应并没有终结事件,反而引发网络上一波接一波的爆料高潮,各类线索层出不穷,媒体深入调查,一起又一起地下水污染被曝光,历史旧账也一并翻了出来……

  2011年,潍坊青州冷家村一处化工厂的排水坑造成当地的自来水污染;2012年11月,媒体拍到山东华泰实业向潍坊寿光台头镇洼地倾倒油墨渣;2012年12月底,又有由潍坊坊子区张家村塑料加工作坊排放的污水坑照片流出……

  细心的媒体还发现,即便是眼下这个在地下水污染榜上炙手可热的城市,还在2011年获得过中国人居环境奖,并于去年参与角逐了联合国人居环境奖。

  根据山东省环保厅文件,该厅2011年第二季度接群众信访重点查处的案件中,来自潍坊的8起案件中有7起涉及污水排放。

  在山东茌平县干韩村,不用看各路媒体炒起来的新闻,他们早已受地下水污染之苦。过去打上来的水清澈甘甜,而现在,村民从十多米深的自备井打上来的水发黄,水面还浮有薄薄的一层油花。自此,村民不敢再喝地下水。

  舆论持续发酵之下,勾起了民众对近两年来频频曝光的地下水质状况日益恶化的记忆:

  2011年发布的《全国地下水污染防治规划(2011—2020年)》,已判断我国地下水污染正在由点状、条带状向面上扩散,由浅层向深层渗透,由城市向周边蔓延;

  辽宁海城市污水排放造成地下水大面积污染,附近一个村160人因水而亡;

  由于地下水的严重污染,淄博日供水量51万立方米的大型水源地面临报废;

  即使是在首都北京,浅层地下水中也普遍检测出了三致(致癌、致畸、致突变)物质;

  而在全国655个城市中,有400多个以地下水为饮用水源,约占城市总数的61%;其中,北方地区65%的生活用水、50%的工业用水和33%的农业灌溉用水来自地下水。

  民间环保组织“未来绿色青年领袖协会”理事长赵亮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们在海河流域做环境调查,发现已难以找到一条干净的河流,污染的河流会渗入地下水源,而各企业利用渗坑、渗井排污有20年了。

  环境监测部门显然已注意到这种趋势,官方文件《环保部环境风险调控“十二五”规划》中,也坦然承认“多个地方出现饮用水危机,个别地区甚至出现癌症村等严重的健康和社会问题”。

  所谓的个别地方,最受关注的便是云南铬污染事件。2011年,云南曲靖发生铬渣倾倒事件,本刊记者调查发现,附近的村庄出现了癌症明显增多的病例。

  此次铬渣污染事件后来还在民间公益组织的介入下,提起了环境公益诉讼,并得到云南法院环保法庭的受理,成为公益诉讼的破冰之举。

  根据国土资源部的调查,在2000年到2002年,这三年有超过60%的地下水资源是属于一到三类的标准,而到了2009年,水质四类和五类的已占到了73.8%,不到十年,两个数字颠倒过来。到2011年,全国城市55%的地下水则是较差至极差的水质。

  虽然现行《水污染防治法》有专章规定了地下水的污染,但十年下来,地下水质依然在不断恶化。

  在网络上持续曝光的山东潍坊企业排污线索中,潍坊环保局至今未查实一例,官方已公布新的举措,以十万元奖励悬赏排污举报,而一封疑似提前通知排污企业应对检查和暗访的通知,更将当地环保部门置于舆论的风口浪尖。

  面对检查面临的重重困难,中国政法大学环境资源法研究所所长王灿发认为,原因不外乎两个,一是环保部门并不想真正去查,二是要查这些隐蔽的偷排污水的行为本身难度也非常大。

  水质危机

  中国地质科学院近日公布的一项调查显示,华北平原近半数浅层地下水被污染,引发民众对饮用水安全的担忧。

  这份历时五年、由中国地质科学院水文环境地质环境研究所实施的《华北平原地下水污染调查评价》,被认为是该地区最系统全面的地下水水质和污染调查。调查显示,华北平原地下水污染较为严重,未受污染的地下水仅占采样点的55.87%,深层地下水污染则较轻,未受污染的地下水达87.14%。

  这份调查还指出,氟化物、磺化物和溶解性总固体等原生指标是地下水质量差的重要原因。

  水是生命之源,对水质的关切,一直也是关乎民生的重要议题,因此,每每涉及水质安全的事件,总是格外引人关注。

  2012年的春节,在广西,同样发生了一起由污染引发的水危机。

  除夕前几天,距离柳州市一百多公里的一个水电站内,养鱼者发现网箱内的鱼接二连三地死亡,环保部门检测后发现,这段水域重金属镉超标,由此拉开水危机事件的序幕。

  事后排查,柳州上游地区河池两家企业违规排污,一家矿业公司由于渣场建设不达标,部分废渣渗滤液及厂区污水流向排水沟;而另一家在当地完全不知名的作坊式企业,打着生产立德粉材料的幌子,终日大门紧闭,里面偷偷生产铟,却完全没有任何污染防治设施,生产过程中的高浓度重金属废水、废渣直接排向地下溶洞,流向江河,向下游城市一路而去。

  以龙江水源为主要饮用水来源的广西第二大城市柳州,由此深受其害——上游河水受污染镉超标80多倍,这令柳州市民恐慌不已。春节期间,柳州各大超市上演了市民抢水风波,无论什么牌子的瓶装桶装矿泉水一上架便被抢购一空,市民谈自来水色变,许多市民既不敢饮用,也不敢使用自来水煮饭烧菜,这种恐慌在官方一遍又一遍地宣布水质完全达标后一个多月才基本平息。

  事后,原河池环保局局长吴海悫曾坦承,龙江河水镉超标80多倍,是企业一次排放还是长期排放造成,是一家企业还是多家企业排污,并没有明确的结论。

  而广西龙江20吨镉污染也成为当年最为重大的环境污染事件,那20吨镉来源于何处,事后也并不完全清晰。而根据环保部的统计,2010年全国工业废水中镉污染排放总量为30.1吨。两家企业违规排放能否造成如此重大的污染,不免令人疑惑。

  在这两家企业所在地河池市,是广西有名的有色金属之乡,一些金属的含量居全国乃至世界之首。有色金属开采、冶炼企业在不大的河池市区林立,沿江而建的更不在少数。

  类似的恐慌情绪还在2011年的7月份出现在四川绵阳,由于当地一家电解锰厂尾矿渣流入涪江,导致涪江江油、绵阳段水质污染超标,绵阳市也出现了市民抢购瓶装水、桶装水风波。


       文章出自于:http://city-pure.com/ShowNews.asp?id=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