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泰

企泰客服电话

企泰宣传片宣传片   客户体验客户体验   产品实验 width=解决方案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聚焦时事 > “癌症村”频现 水污染治理刻不容缓
“癌症村”频现 水污染治理刻不容缓

  日前,一份由环保公益人士制作的“中国癌症村地图”正在网上热传,“癌症村”数量被认为超过200个,遍布我国的大江南北。

  此前,由环保部发布的《化学品环境风险防控“十二五”规划》也提到,我国个别地方因环境污染而出现“癌症村”。

  专家指出,尽管国内还没有直接的数据来佐证水污染与疾病发生的关系,但是我国癌症高发,水污染是元凶之一的说法并没有遭到反对。为防止“癌症村”由东向西继续蔓延,水污染治理迫在眉睫、刻不容缓。
 
  癌症村”频现

  三月的江南,草长莺飞,春意盎然。萧山南阳经济技术开发区、萧山临江工业园区、绍兴滨海工业园区……一个个工业园区鳞次栉比,园区内一片繁忙景象。

  然而,这个中国经济最为发达地区所依傍的江河犹如一条被污染企业吞噬的巨龙,那些原本美丽的鱼米之乡更在这些园区的“践踏”下,成了人们避之不及的“癌症村”,“生态难民”已成当地最棘手的社会问题。
 
  公开资料显示,中国共有164个纺织工业集群,拥有超过5万家纺织工厂,主要集中于东部、东南部沿海地区。浙江绍兴市绍兴县便是其中之一,这里的纺织企业达9000余家,印染产能约占全国的30%,因而也被誉为“建在布匹上的城市”。
 
  但这个GDP功劳簿上的大功臣却成了水乡恶变的罪魁祸首,在规划面积100平方公里的绍兴滨海工业园及周边已经有多个“癌症村”出现。

  不仅仅是绍兴一座城在呻吟,同样沦为“生态难民”的还有毗邻的萧山临江工业园区以及周边的村民,在那里同样集聚着纺织及其相关的化工企业。

  这两个工业园区位于因潮水而闻名的钱塘江畔,大量的化工污水经过巨大的排污管进入钱塘江,而后顺流入海通过杭州湾汇入东海。

  据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对该排污口的水样抽检发现,其含有多类有毒有害物质,包括氯代苯胺、全氟辛酸、氯代硝基苯、氯苯等致癌甚至生殖侵害残留物质。

  20年前,萧山区坞里村还是一个山清水秀令人羡煞的小乡村,广西柳州姑娘韦东英向往坞里村的清秀与富足,经小姐妹介绍嫁给了年长她13岁的坞里村村民邵关通。邵关通是一个靠在钱塘江捕鱼为生的渔夫,彼时的钱塘江水清澈见底,鱼虾成群。那时邵关通出船时都不用带饮用水,渴了直接从江里舀起水就可以喝。
 
  然而,从位于坞里村的南阳经济技术开发区1994年被批准为省级开发区,坞里村的梦魇就开始了。

  韦东英说丈夫不久前捕获一条野生鲫鱼,卖给人家,结果买家上门抱怨烧鱼的过程中满屋子都是怪香味,有点像樟脑丸的味道,没敢吃,扔了。

  现在的坞里村,已经成了姑娘们谈嫁色变的“癌症村”。韦东英悲愤地直呼:“这个社会是怎么了?地球要被祸害完蛋了。”

  而在萧山临江工业园区以及周边的党湾镇等地,同样存在着多个类似坞里村、红山村这样的“癌症村”。

  不仅如此,有环保公益人士指出,以前“癌症村”只出现在中东部个别地区,目前已有向中西部转移的趋势。

  癌症与水污染脱不了干系

  我国地质调查专家曾公开表示,我国有97%的地下水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污染,约有64%的城市地下水遭受了严重污染,约有33%的城市地下水遭受了轻度污染,基本清洁的城市地下水只有3%。如此严峻的地下水现状,不禁让人深感忧虑。
 
  尽管关于地下水污染与疾病发生的关系,目前国内还没有直接的数据来佐证,但我国癌症逐年高发,水污染是元凶之一的说法并没有遭到反对。

  前不久发布“中国癌症发病地图”的全国肿瘤登记中心副主任陈万青对此深有体会。他在调研过程中有一个明显的感受,那就是工业发达地区比欠发达地区的癌症发病率明显要高,城市癌症发病率也高于农村。说到其中原因,陈万青讳莫如深,“目前我国还没有关于水污染引起癌症的具体数据,但有一点是明确的,水污染跟癌症发病率脱不了干系!”
 
  “人体长期饮用被污染的水,积累到一定程度,会引发全身各种癌症。”陈万青说,在水污染中,一些化学物质如苯,就是强致癌物,长期摄入会引起白血病、淋巴瘤、皮肤癌。而被污染的水中含有的重金属,如砷、铅、镉、锰等,也可能导致癌症。
 
  据知名环保人士、原美国夏威夷大学环境专家董良杰介绍,“我国砷储备量居世界第一,砷是一种重金属,老百姓可能不熟悉,而三氧化二砷就是大家熟知的砒霜,是高致癌物!在我国,每年有1万余吨的砷随污水或固体废物排入环境中,可想而知对我们的健康危害有多大!”
 
  而关于砷的危害有多大,看看孟加拉国就可以知晓。孟加拉国是全世界地下水天然含砷量最高的国家,约7000万人受砷水困扰。在孟加拉国南部地区,每10个成人中就有一个因为砷中毒引起癌症而死亡,如皮肤癌、肺癌、膀胱癌以及生育畸形。这也被世界卫生组织称为是“史上最大饮用水中毒案”。
 
  董良杰回国前曾在孟加拉国做过多年砷治理研究。他说:“中国砷污染之严重远超出人们的想象,最坏的预测,砷导致的水污染引发的健康问题已经出现,最快2015年就会凸现。那时,中国将有很多地区会重蹈孟加拉国的覆辙,而受害最严重的应该是缺乏治理的农村地区。”
 
  他希望2013年是个拐点,各地政府应真正承担起还民众一汪净水的职责,公众应真正向水污染宣战!唯有如此,才能在某种程度上抑制“癌症村”由东向西继续蔓延的趋势。
 


       文章出自于:http://city-pure.com/ShowNews.asp?id=292